免费小说书城-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修真小说 > 爹爹是反派仙君全文阅读

爹爹是反派仙君

时间:2022-08-13 14:50 作者:飞翼 标签: 点击:字体: [超大 ]
导读:半妖幼崽宁芝芝抱着自己的狐狸尾巴守在空无一人的仙居洞府,   饿到啃草。   终于有一天,她漂亮强大的爹爹踩着万丈天光,手持灵剑从天而降。   宁芝芝抱着尾巴凑过去,小心翼翼地抱住她爹爹的衣角,怯生生地叫他,   “爹爹!”   单纯只是路

第1章 

  不舍地把最后一把青草塞进嘴里后,芝芝默默地抱紧了自己的尾巴,垂头丧气。

  她饿。

  饿了不知道多久。

  趴在冰冷的玉石阶上,看着石阶边缘被自己吃光了小青草而露出了细微缝隙的角落,小小一团的小家伙儿捂着肚子,叼住自己凌乱干枯的尾巴。

  她啃了一嘴毛。

  ……饿到尾巴都开始掉毛。

  心疼地摸了摸曾经油光水滑的胖尾巴,芝芝委屈地蹭了蹭冰冷的玉石阶,小小声地说道,“爹爹怎么还不来。”

  明明,娘亲在握紧了她的手闭上双眼之前,虚弱却坚持地告诉她,她爹爹会来接她,好好养她,以后她就和爹爹一起生活。

  从出生,芝芝本没有关于自己爹爹的印象。

  因为她的生活里只有她和娘亲。

  可是她现在还是在等待她从未谋面的爹爹。

  因为娘亲告诉她,已经给她的爹爹万里传音,爹爹答应了,说一定赶过来接她。

  正是因为这样的承诺,她娘亲才会安然地,没有遗憾地闭上眼睛逝去。

  苍白羸弱却依然不改艳丽的女子关闭了洞府的禁制,让她不要离开这里,唯恐她爹爹来到洞府的时候找不到她,会为了她担心。

  芝芝是听话的孩子。

  娘亲要她守着哪儿也别去,她就乖乖等着。

  小小一团的孩子蜷缩在冰冷的洞府里。

  洞府里静悄悄。

  没有了美丽的娘亲的温柔的笑容,也没有娘亲温柔的安慰。

  年纪小小的孩子抱着尾巴委屈地想,她还是更想念自己的娘亲。

  出生就一直养育着她,很爱很爱她的娘亲。

  可是娘亲病了。

  她努力地摘山里的灵果,还学会炼制好吃的药丸子给娘亲,娘亲却一直都没有好转。

  她说,是妖丹破碎,药石无灵。

  可是芝芝一直都不肯相信。

  这么多年相依为命,这个洞府里只有她和娘亲两个人,对她来说,娘亲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,是任何人,甚至所谓的爹爹都无法取代的。

  她离开了,芝芝哭成一团。

  她想一直守着娘亲在这里。

  可是娘亲却说,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爹爹的身边平安地长大。

  为了和娘亲的承诺,她等着爹爹来接她,也让娘亲放心。

  可是一直一直,她坚持地等在被禁制起来无法出入的洞府,埋葬了自己的娘亲,然后一直在等待,可爹爹却一直都没有出现。

  或许,是路上遇到什么事吧。

  也或许,是路途遥远。

  她都懂。

  消瘦下来的孩子抖了抖头顶一双毛茸茸耷拉下来的耳朵,把身上的不是很干净的衣裳紧了紧,饿着肚子想,娘亲说,爹爹在很遥远的地方。

  只是……只是他们没有生活在一起。

  虽然那时候,芝芝不明白美丽的娘亲脸上那淡淡的冷漠与讥诮,可娘亲一直都告诉她,她是被爱着的孩子。

  娘亲爱着她。

  爹爹也可以爱着她。

  就像是当娘亲的万里传音后,她就很欣慰地告诉她,爹爹会来接她。

  以后的人生,或许娘亲不在她的身边,可爹爹却会一直照顾她,保护她。

  她和娘亲约定,要在爹爹的身边过得很快乐。

  也要努力像爱着娘亲一样爱着自己的爹爹。不管发生什么,长大前,她都要让爹爹知道她很爱他。

  这样,爹爹也才会爱她。

  最后的这句叮嘱有点奇怪。

  为什么只有她爱爹爹的时候爹爹才会爱着她呢?

  不过芝芝不在意这个。

  娘亲叮嘱什么,她就听什么,因为这样,她就是一个乖孩子了,娘亲才会放心。

  她说她没有遗憾,只有担心,直到当爹爹答应来接女儿离开的传音玉简回到她的手里,芝芝才从娘亲的脸上看到了安慰和轻松。

  可是娘亲却忘记告诉芝芝,等待爹爹来带她离开洞府的时间竟然需要这么久。

  当洞府里能吃的灵草灵果灵泉水全都没有,她饿得啃草,然而最后答应娘亲的固执,还是让她孤零零一团趴在娘亲坟墓前的石阶上。

  她是一只信守承诺的崽。

  说要等爹爹来,就哪儿也不去地等他。

  说要跟爹爹走,不让娘亲为自己担心,就一定会等着爹爹来接她,跟他走。

  可她就是不知道,爹爹为什么还不来。

  他答应过。

  却始终没有出现。

  夜明珠温润光华的光彩里,芝芝把自己抱成小小一团,努力坚持着自己的承诺,忍着饥饿。

  她觉得自己大概要坚持不下去了。

  因为自从娘亲过世,好像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,想想洞府里被自己吃光的食物,小家伙儿委屈地想,娘亲为她考虑了很多,甚至还传音让爹爹来接她,抚养她。

  可娘亲唯一没有想到的,却是爹爹竟然在路上耽搁了这么久。

  他在哪儿呢?

  消瘦下来的小家伙儿把小脑袋埋进尾巴里,委屈地想。

  爹爹为什么还不来。

  就在她努力地把脸塞进尾巴,控制着饥饿,寂静的洞府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炸开。

  就像是……从九天之上,呼啸雷鸣而来的一声,锐利而充斥着威胁的剑啸,轰然击落在洞府之上。

  那种威胁又恐怖的威压毁灭感,让小家伙儿吓的一下子整只跳起来,抱着自己的尾巴躲进石阶旁的栏杆后瑟瑟发抖。

  洞府在剑啸声轰鸣中震荡摇曳,巨大的轰鸣之后,传来了细微的,咔擦咔擦,禁制龟裂的声音。

  洞府豁然洞开。

  外界的日光照耀进来。

  光晕里,缓缓走进来一个修长的身影。

  轻轻的缓步的声音,从容又优雅,从门外,像是带来了凛冽的风。

  “嗯?”淡淡的,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在寂静的洞府里传来,仿佛有些愉悦的笑意,轻声说道,“妖修?”

  这声音听起来很好听,清越悠然,从容不迫,虽然很害怕,可芝芝却突然想到了什么,从石阶后面的栏杆怯生生地探出一颗小脑袋,探头探脑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